99彩票平台总代QQ|9号彩票平台域名验证地址
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932—8318172
首頁 >時政經濟 >定西要聞
【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.定西九章之一 】

旱塬定西:治山理水拔窮根

來源:定西日報 作者:茍廣斌 晁君杰 呂瑞芳 2018-12-17 09:01

 

1545028280498

“隴中苦瘠甲天下。”

定西的歷史,就是定西人在極其嚴酷的自然條件下求生存、求發展的奮斗史。

新中國成立以來,面對“山是和尚頭,溝深無水流”的惡劣生存環境,定西人以苦干治苦瘠,以“人一之、我十之,人十之、我百之”的拼搏精神,修梯田、植林草,硬是將干山洼變成了米糧川,結束了定西人吃不飽飯的歷史。

改革開放以來,在黨和國家的傾力支持下,定西人發揚“三苦”精神,開啟了治窮致富、脫貧攻堅、決勝小康的偉大實踐。40年來,定西人以超過常人百倍、千倍的艱辛付出建設美麗家園、創造美好生活,奮進在建設文明美麗新定西的征途上,寫就了貧困地區艱苦奮斗、脫貧致富的輝煌篇章。

左公有知當刮目 昔日“苦地”換新顏

旱 塬 定 西:治 山 理 水 拔 窮 根

定西日報記者 茍廣斌 晁君杰 呂瑞芳

“山是和尚頭,溝深無水流”“種一坡、收一車、打一斗、煮一鍋”。

這些過去在甘肅定西廣為流傳的順口溜,道盡了隴中人民“望天興嘆、看地落淚”的辛酸。

定西,歷史上也曾林草豐茂;近現代以來,由于頻繁戰亂和人為破壞,這塊土地卻成為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“干旱少雨、植被脆弱、生態嚴酷之地”的代名詞。

惡劣的生態環境和落后的經濟社會發展互為因果,讓清代名臣左宗棠發出“隴中苦瘠甲于天下”的慨嘆。

面對巨大的生態欠賬,40年來,定西人發揚“領導苦抓,社會苦幫,群眾苦干”的“三苦精神”和“人一之、我十之,人十之、我百之”的拼搏精神,打響了以植樹造林、小流域綜合治理、興修梯田為主的治山理水“大會戰”。

綠色,就硬是從這片黃土地上“長”了出來!

經過40年持續治理,定西興修梯田534.15萬畝,農村人均1.5畝,曾經無法耕作的“跑水、跑土、跑肥”的“三跑田”變成了“三保田”,糧食產量比過去增長五倍。全市森林覆蓋率由解放初期的5.16%增加到12.6%,累計完成人工造林477.09萬畝。

“脫胎換骨”的,還有千百年來在黃土地上耕作的農民。從植被恢復到綜合治理、再到生態建設,定西300多萬兒女也開始嘗到“綠色”帶來的“甜頭”。

左公有知,應當刮目。昔日旱渴荒涼的“苦地”,今天在我們視野中蔓延開的,卻是梯田如畫,綠色如綢。

旱塬定西,“苦”地上“長”出新希望。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隨著生態文明建設的持續推進,一個新時代的美麗新定西開始呈現在世人面前。

1545007838438

郁郁樹木滿山塬

金盆山又回來了,那個傳說中林草豐茂的金盆山回來了。

今年64歲的張萬銀,在安定區趙家鋪村金盆山下生活了一輩子。說起兒時的金盆山,他總是皺起眉頭:“別說樹,連草都見不著,羊都瘦干了,刮風時,張口說話一嘴土。”

村里有個傳說,這地方曾經很富,有個財主家里有一萬石糧,養了一萬只羊,還有一個黃金做的聚寶盆。

歷史上,定西境內確實也是草木茂盛、鳥獸繁多之地。

明清以來,隨著人口急劇增加,墾殖砍伐過度和戰亂,定西境內的森林植被遭到嚴重破壞。清朝末年,渭河以北廣大地區的天然植被已不復存在。

到新中國成立時,定西僅有渭源縣、漳縣、岷縣等地的100多萬畝天然次生林,其余地方幾乎都是荒山禿嶺,森林覆蓋率僅為5.16%。

除了黃土,刻在張萬銀腦海中的金盆山,還有饑餓。“出門前得把僅有的黑面饃鎖在柜子里,就怕娃子偷吃。柴火也無法解決,只能靠鏟草皮過日子,幾年不到,一片山就被鏟得‘白晃晃’了。”

定西之“苦”,根在生態。

1978年,干枯的山鄉被國家“種草種樹,治窮致富”的號召喚醒,占安定區總面積50%的46條小流域由國家投資進行綜合治理。

“窮怕了”的定西人抓住了這次機遇,創造性總結出了“山頂造林戴帽子、山坡種草披褂子、山腰梯田系帶子、山下建棚圍裙子、溝底打壩穿靴子”的生態治理模式,并作為先進經驗在全國推廣。

水土流失不再是定西人的夢魘。40年來,占定西總面積85.3%的溝壑山屲,一點點、一塊塊、一片片由支離破碎變得平整開闊,治理程度達到55.2%。

如今站在金盆山頂放眼望去,山梁極目之處是密密麻麻的林地,山腰層層梯田如“玉帶”把座座山頭束緊。莊稼豐收、牛羊滿圈、產業多元的景象成為一種常態。

“‘新大坪’上市了”,隨著小販一聲吆喝,滿車的“金蛋蛋”很快被來自全國各地的客商搶購一空。

這些以安定區大坪村命名的優質馬鈴薯,就長在定西旱塬美麗的梯田上。

“這些梯田都是我們年輕時‘苦’下的,”說這話的是71歲的大坪村村民劉玉秀,一雙粗糙大手在瘦小身板襯托下格外顯眼,她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修梯田的“鐵娘子”之一。

“冬天為了不讓土凍住,晚上不能歇,大家分兩班輪著挖,一班前半夜,一班后半夜。”

回想起當年吃的苦,望著如今滿山“會呼吸的財富”,劉玉秀說,值了。

貧瘠的土地上,定西人以超乎想象的犧牲,讓數不清“掛”在山梁上的坡地變成了平展的耕地。

梯田修到哪里,生態恢復到哪里,產業跟進到哪里。

通渭縣馬營鎮長川村,過去也是地無三尺平,現在,這個村和定西大部分山區一樣,水土流失得到治理,耕地全部實現梯田化。

如今村民家里養著牛,但不再耕地,地依然種,但不只是種糧食,大家已經融入到種草養畜的新型草牧產業中。

作為農業大市的定西,40年的生態綜合治理,使這里農業生產條件得到極大改善,為大規模發展特色優勢產業打下基礎。2017年,定西經濟發展“三駕馬車”馬鈴薯、中醫藥、草牧業總產值分別達到163億元、144億元和155億元。

這片曾經貧瘠的土地,開始煥發出現代農業的勃勃生機。

380A8405

植樹造林心歡喜

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?

定西人不服!

新中國成立后,一張巨大的“綠色”決戰圖,緊鑼密鼓地在隴中旱塬鋪開。

上世紀50年代,國家在定西先后建立國營林場和國營苗圃20個;

1978年,定西積極加入國家三北防護林工程建設,成為該工程實施起步最早、力度最大、生態環境改善最明顯的地區之一;

2003年,定西積極響應國家“退耕還林”號召,開啟了大規模生態修復工程;

2014年,我市被國家發改委批準建設生態文明先行示范區;

2015年,定西市委和市政府響亮提出了“生態立市”戰略;

……

對綠色的渴求和改變定西生態面貌的決心信心,在每一個定西兒女身上傳遞、延續。

安定區李家堡鎮馬家岔村65歲的馬建良家里掛著一張裝幀過的老照片,照片上一群人持鐵鍬、扛镢頭,在光禿的山坡上栽種樹苗。

“帶頭的是我們村書記馬鵬龍,手部先天殘疾的他總是第一個來最后一個走,看到他滿手的血泡,大家都坐不住了,”馬建良說,為了給子孫們栽個生活的“根”,村里人豁出去了。

許志強、許志剛,通渭縣榜羅鎮張川村的“傻”兄弟,在過去的近50年里,用綠樹填滿400畝溝壑與荒野。

樹高了,山綠了,人老了。老哥倆說還要一直種下去,直到爬不動山,看著滿山有樹,死也瞑目。

花甲之年,曹貴林不去操持一年穩賺千萬元的建筑生意,偏去承包臨洮縣八里鋪鎮王家大莊四千多畝的荒山。

家人朋友為他擔心,“改造禿山,錢花了連個響聲都聽不見。”曹貴林說:“讓荒山變果園、讓黃土變花園,搭上一生的心血也甘愿。”

60歲的朱強國是安定區口鎮的護林隊長,12年前自費買了摩托車巡山護林,如今已換了3臺。巡一次山,往返要5個小時左右,加滿油箱有時還不夠跑。

而這個隊長一年的補貼只有7200元。朱強國和他的隊員們十年如一日地“賠本巡山”,只為了護住這份來之不易的“綠”。

……

從車道嶺到華家嶺,樹漸漸多了;從響河梁到大營梁,山慢慢綠了。

截至目前,定西人工造林477.09萬畝、建成國家級森林公園2個、國有林場21個、義務植樹基地468個。遙感衛星圖顯示,近二十年,定西的綠色已經由點到線、由線到面,范圍迅速擴大,堪稱綠色奇跡。

在極度惡劣的自然條件下,定西人用堅定意志和苦干實干,一棵接一棵把林木牢牢“釘”在了干旱貧瘠的土壤之中。

DSCF0149

機修梯田

迎難而上,久久為功。

定西人用勤勞的雙手再造秀美山川,并且開始用滿山綠色拔掉窮根,創造財富。

“我的存款在山上。”通渭縣隴川鄉村民茍彥虎指著滿山的蘋果樹說。

2010年開始,通渭縣在鞏固退耕還林成果的基礎上,大力推動經濟林果發展。

茍彥虎作為村里“第一個吃螃蟹”的人,如今他的果園面積已達百余畝,成了小有名氣的“土專家”不說,還是當地致富帶頭人。

如今,在隴山、隴川、新景和雞川等通渭縣所屬的鄉鎮,蘋果產業已成了當地的支柱產業。春天,蘋果花香飄四野;秋天,蘋果彤紅滿山川。

林業產業的發展激發了農民的脫貧主體性,也激起了農民的致富想象力。

“鳥語花香飯不香,”渭源縣鍬峪鎮峽口村李建平這樣形容以前的日子。峽口村背靠風景奇特、森林茂密的天井峽,有著良好的生態環境,但長期以來遠在深山無人識。

2015年結合美麗鄉村建設,峽口村開始打造生態旅游,李建平在村口顯眼的位置開起了農家樂,明年還打算修整房屋弄個民宿。“好風景里藏著好日子,”李建平準備大干一場。

“現在峽口人啥都敢想了,”李建平說,村里種了一輩子苞谷、小麥的李寶平轉行種起了城里人愛吃的野菜,養了大半輩子雞鴨的李淑貴如今養起了觀賞孔雀……

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嘗到綠色甜頭的村民們,生態保護的意識也開始在心里扎下根。

30歲的隴西縣文峰鎮樺林村村民秦興明3年前開始林下養雞,如今年收入十萬元左右。

小時候,村后荒山上的樹木還沒成林,秦興明父母種地為生。現在,草長起來了,樹多起來了,他們開始靠山吃山。

“沒想到這片林子能改變自己的命運,現在慢慢懂得了,綠色就是銀行,存得多,回報多。”秦興明說,村里人現在有個習慣,不管日子過得怎么樣,家家戶戶每年都要雷打不動栽上幾棵樹。

田疇織錦,沃野泛金。隨著定西生態建設的持續推進,特別是林業產業的形成壯大,農村致富渠道開始拓展,農民收入不斷提高。截至去年底,全市林果經濟、種苗花卉、森林旅游、林下經濟等林業產業年產值實現12.92億元,生態帶來的經濟效益日益凸顯。

如果說以前的定西頂著改善生態、發展生產的巨大問號,那么今天,定西人把這個問號變成了巨大的驚嘆號!

旱塬定西,“苦”地上“長”出新希望,極目之處綠意濃濃已然是風景。

責任編輯:戴雯
熱點新聞
推薦視頻
關注我們
精彩圖片
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定西日報社 主辦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62120180007
網站備案號:隴ICP備18000672號
通信地址:定西市新城區建設大廈綜合樓A 1區三樓
甘公網安備 62110202000008號   技術支持:錦華科技
關注我們
99彩票平台总代QQ